新 闻
 
  •  
     
    新 闻
     

    英协助他人安乐死或将无罪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8-21
    英协助他人安乐死或将无罪   安乐死,又被称作尊严死,作为一种人为结束他人生命的行为,一直备受争议。7月30日,英国上议院法官做出开创性的裁决,支持一名绝症患者的申诉,并敦促英国检察机构澄清有关协助自杀的指导性规则,让有不治之症的患者对自己的死亡有更多的选择。这一裁决尽管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立法,却很可能使协助自杀者免于刑事责任   李海涛   进入21世纪以来,安乐死立法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2001年,荷兰通过了世界上第一部《安乐死法案》,允许医生按照某些标准执行安乐死,并免除其刑事责任;2002年,比利时也通过了安乐死法案,明确认可对安乐死的实施。此后,许多国家都重新认识安乐死问题,并将安乐死作为“受嘱托”或“经被害人同意”剥夺他人生命的特殊情形,而允许消极安乐死,即停止抢救放任患者死亡。   近日,英国一起安乐死案再度挑起了这个话题。46岁的英国妇女黛比·普尔蒂于1995年确诊为多发性硬化症。随着病情的加重,普尔蒂现在完全依赖于家人的照顾,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普尔蒂不想继续这种没有尊严的生活,于是想选择安乐死,但安乐死在英国并不合法,而且辅助他人实施安乐死的,根据英国1961年通过的《自杀法》,还要承担相应刑事责任。法案明确规定,“辅助、教唆、建议、或促成自杀或尝试自杀”是犯罪行为,最长刑期可达14年。   开创性的裁决   由于安乐死与协助自杀在英国属违法,有一些身患绝症的英国患者远赴瑞士实施安乐死。瑞士除了有宽松的立法之外,还设立有“尊严”和“解脱”等著名的专门协助自杀的机构。截至今年7月,在“尊严”诊所接受自杀服务的英国人就有115人。在这些瑞士“自杀游”的案例中,最轰动的要数英国著名指挥家唐斯夫妇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唐斯逐渐失明失聪,失去了与音乐的交流,而他的妻子琼又诊断出癌症晚期,于是两人一起赴瑞士“尊严”诊所,于今年7月10日以安乐死的方式离开人世,被称之为现代西方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令人关注的是,英国人在瑞士实施安乐死的案例中,曾有8宗案件提交至检察机构,虽然最终并无任何人员因违反“协助自杀”条款受到起诉,但立法与执法的含糊令一些决意自杀者宁愿独自上路,避免自己的亲人因帮助自己解脱而受到起诉。   普尔蒂也面临这样一个困境,迫切需要法院澄清协助自杀问题的立场。如果得不到明确的法律解释,她不得不选择提前独自去瑞士结束自己的生命,相反,如果能确保亲人免受追诉,她就可以坚持活得再久些,即使完全丧失出行能力,也可以由亲人陪同去瑞士了结生命。   今年2月,英国高等法院驳回了普尔蒂的请求。于是,普尔蒂提起上诉,并于7月30日收到了她盼望已久的、“协助自杀可被接受”的裁决。裁决还要求公诉机关,即皇家检控署澄清一种特殊情形,即出于同情帮助家人平静走向死亡将不会被起诉。这一裁决在英国尚属首次,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   皇家检控署负责人斯塔默随后宣布,检察部门将会尽快制订一套临时指导文件,界定在何种情况下协助他人自杀可不受指控,并将体恤性地协助他人自杀与恶意教唆他人自杀区分开来。这意味着欲寻求安乐死的人士,可以由亲人陪伴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并且不用担心亲人受到指控。这一临时指导性政策可望于九月底前发布。在接受公开咨询后,正式性政策将于明年春季出台。   指导文件将适用于所有英国公民,不论他们在本国还是在外国协助亲友自杀。但斯塔默同时指出,指导文件不会去除“反对协助自杀”的精神,改变协助自杀法律困境的根本办法是修改法律。鉴于问题的敏感性,安乐死与协助自杀在短期内不可能上升到法律层面得到确认,同时,未来的指导性政策将可能使协助自杀者免于承担刑事责任。   我的生命谁作主   英国这项历史性的裁决受到了反安乐死团体的强烈反对,他们称放宽法律限制将可能让许多易受影响的人迫于经济、情感等问题的困扰而选择自杀。“生命权利组织”的负责人表示,尽管他们十分同情普尔蒂,但他们更关注这项裁决将会对伤残、病人、老人等身体状况欠佳的人士产生的不利影响。他们将咨询律师意见,争取推翻裁决。“保护未出生儿童协会”的负责人则认为,裁决“危险和令人困扰”,有可能会向重病人士发出错误信号,令他们以为其生命不及他人宝贵。   与反对者相比,赞成裁决并进而认为安乐死应该合法化的意见明显处于上风。赞成者普遍认为,人无法选择出生,但起码应该可以自己选择死亡的时机和方式,这是个人的权利,也是个人的自由,国家不应插手此事。随着人口的老龄化,生命中的最后几年大多是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做人失去尊严。选择有尊严的死亡,是个人最后的权利,这种权利应该得到尊重并应视为基本的人权。赞成者认为,反对安乐死,其实是以禁止的手段达到控制人们身心的目的。   正如上议院法官在裁决中所阐释的,“每个人都有权要求别人尊重自己的生命,普尔蒂女士决定如何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其生命权利的一部分。普尔蒂女士希望避免无尊严和痛苦终结的愿望,应当得到尊重”。而普尔蒂在胜诉后也作出了相应表示,“这项裁决把我的生命交还给了我”。   理性思考解决难题   今年以来,有关安乐死的问题更是引人注目。2月,因意大利法院准许17年前因车祸变成植物人的埃鲁娜·恩格拉罗安乐死,引发了激烈争议,总统与总理因此公开发生冲突,甚至引发宪政危机;3月5日,美国华盛顿州有关允许安乐死的法律生效,成为美国继俄勒冈州之后第二个允许安乐死的州;5月21日,韩国最高法院作出开创性判决,准许75岁的女植物人金某安乐死,一个月后,这一判决得到实施。韩国媒体认为,长期备受争议的安乐死或尊严死有望实现合法化。   在安乐死的伦理学论证中,允许一个人安乐死时,在道德上应该完全是基于对临终患者本身的利益和安宁的考虑,基于对患者及其人生价值的尊重,而不是基于有利于他人或社会的考虑。所以,在安乐死立法过程中,自主原则、有利原则等生命伦理规范应当得到足够的尊重。其实,无论是在荷兰、比利时的安乐死法案中,还是在英、美、德、日等国有关安乐死问题的司法操作中,对假借安乐死而实施的故意杀人等犯罪行为都施以严惩。即便是在荷兰和比利时,安乐死的实施条件也极为严格,必须履行病人本人申请、家属同意、专门机构审批等一系列严格的法定程序。这些程序既是保证安乐死操作的需要,也是保障人类生命伦理观念的内在需要。   所以,无论是支持还是怀疑或者否定安乐死,其目的都是为了尊重生命权。如果安乐死能够具备一套令人信服的、严格的实施制度,那么有关安乐死的一切问题或许不再是问题。   作者系中共河南省委党校法学部副教授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