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齐奇:法院要成为最讲理的地方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8-14
    齐奇:法院要成为最讲理的地方 齐奇,贵州安顺人。1968年参加工作,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华东政法学院经济法系毕业,硕士研究生学历。   1995年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2001年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2004年至2005年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作访问学者进修。2007年12月任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代理院长、党组书记。2008年1月任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法制网记者 陈东升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说,统筹“八项司法”就是高度关注经济、社会形势反映到司法层面的变化发展态势,紧紧围绕省委、省政府的工作大局,抓好能动司法、和谐司法、民本司法和协同司法;紧紧围绕公正高效廉洁审判的工作要务,抓好规范司法、阳光司法、廉洁司法和基层司法。通过实施“八项司法”,把法院建设成为最讲道理的地方。   和谐司法强调协商与对话   记者: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经济社会的迅速变革对法律和司法的有效性提出了严峻挑战。在此背景下,浙江高院的能动司法理论与实践,令人耳目一新。有论者评说,能动司法有助于社会秩序的重构,有助于司法公正和效率的实现。但也有学者说,能动司法有违司法的被动性。对此,您怎么看?   齐奇:司法是一项以解决纠纷为己任的事业,必须回应和关注社会需要。在法学界,安卓司法的功能学说很多,实际上,司法的能动性与司法的被动性并无必然逻辑联系,任何文化背景下和任何国家的司法都具有能动性。这是由司法活动的实践性质、司法权的内在属性、法律的局限性所决定的。   记者:和谐社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当今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强调协商与对话,淡化对抗与胜败,成为当今司法改革实践的一种趋势。浙江法院在这方面做了哪些探索?   齐奇:近年来,浙江省各级法院以促进社会和谐为目标,全面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认真落实调解优先原则,全力做好申诉和涉诉信访的化解工作,在和谐司法建设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充分发挥行政审判协调机制的作用,2008年,全省法院一审行政案件协调撤诉率达34.59%。为促进依法行政,增强政府依法应诉能力,从去年开始,浙江法院调集力量,对全省法院行政案件进行了梳理和分析,形成了行政案件司法审查报告,即行政审判“白皮书”。今年4月,太阳城官方下载app手机端下发通知,将浙江高院行政审判“白皮书”下发全国法院参考。   司法魅力在于其“最后”角色   记者:前不久,我参加了你院主办的第一届长三角司法协作和发展论坛,目睹了沪、苏、浙三省市高院院长签署长三角法院13项司法协作全过程。都说司法的魅力在于它的“最后”角色,浙江频频开展协同司法,又是出于何种考虑?   齐奇:司法的魅力在于它的“最后”角色,但司法不可能消弭所有社会矛盾,也无法包打天下代替所有手段。在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纠纷错综复杂,并呈现出量大、多发、累积的态势。   现代社会和当事人在利益、价值观、偏好和各种实际需要等方面的多元化,本质上需要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方式,需要有更多的选择权。所以,司法应与其他非诉解纷方式一起,组成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共同构筑社会的稳定机制。   近年来,浙江法院努力探索将诉讼与非诉手段结合起来的协同司法的新途径、新方法,力争让大部分纠纷解决在诉讼之外。2008年,全省法院在立案环节,引导当事人由人民调解组织先行调解的案件5894件,调解成功3790件,调解成功率为64.3%。   在执行联动机制建设上,我们也做了一些新探索,在党委、人大的支持下,建立完善了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机制,将执行成效纳入“平安浙江”的考核内容。全国集中清理执行积案活动开展以来,截至2009年5月31日,全省累计执结有财产积案9701件,执结率为99.24%。执结重点案件6276件,执结率为98.08%。   记者:您到浙江高院工作后,曾参照您在上海时的做法,在全省法院系统大力推广审判执行质量评估体系。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项工作开展是否顺利?它给浙江法院带来了什么?   齐奇:从去年开始,浙江高院在全国各省区率先采用办案数据评估三级法院审判执行质量效率的新制度。全省103家法院,第一次被端上了审判质量效率评估数据平台,让每一位院长一下子看清了当前本院办案质效的态势,看清了本院办案工作中的强项和弱项,看清了自身在全省法院上下左右之间所处的位置和差距。   审判质效评估,为各单位不断改进办案的薄弱环节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今后,全省法院仍然要以办案质效评估数据平台为依托,密切跟踪办案质效动态运行的趋势,一切要以办案为中心,一切要向办案一线倾斜,做到每月要有讲评、有措施,使浙江法院的办案管理迈上新台阶。   司法公正需要阳光机制   记者:公开是司法的基本原则,是司法权行使的最有力鞭策。浙江省法院这方面的情况如何?   齐奇: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近年来,浙江法院按照公开审判的要求,能公开的全部公开,以阳光司法来提升司法公信力。   目前,浙江法院已全面落实审判公开,包括立案公开、庭审公开、证据采信公开、事实认定公开、判决理由和结果公开、执行过程公开、办案纪律公开。在此基础上,创新审判公开方式,凭借科技手段,开辟了电子审务、庭审同步录音录像、远程庭审、网上视频直播庭审、裁判文书上网等公开新途径,以信息化手段促进公开范围的扩大。   实践证明,只有把司法权的内外运行尽可能地置于阳光之下,才能最大限度地遏制背离司法公正的潜规则的生存滋长。   法官出现腐败丑闻,影响极坏,对我们法院队伍公信度的杀伤力相当大。古人云,做官要不欺君、不卖法、不害民。司法公正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法官卖法,是上负国恩,中贻亲辱,下使整个队伍蒙羞。遏制司法腐败,要加强制度建设,同时也要增强法官的内在职业归属感与职业荣誉感。   记者:我这里有一份数据,2002年以来,浙江法院收案总量跃居全国法院第四位,法官人均结案数居全国省区第一。案多人少,是基层法院普遍遇到的一大难题,在浙江省矛盾更为突出。您认为该如何加强基层法院法庭建设,缓解案多人少矛盾呢?   齐奇: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已由经济地域小省跃升成为全国的经济强省。但是,浙江法院的政法专项编制配备却远远落后于司法保障的实际需要。   由于案多人少,目前全省103个法院中,81个法院的存案工作量超过警戒线。为了尽快审结积存案件,一些法院实行了单休日,有的基层法院甚至取消了双休日。法官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既制约了审判质量、审判作风的改进,也影响了法官自身的身心健康,这一状态如长期得不到解决,将严重影响案结事了目标的实现。   浙江法院90%的案件集中在基层,80%的法官工作在基层。法院基层基础建设事关“法治浙江”建设成败、事关法院事业发展。近年来,浙江高院切实帮助基层法院破解司法难题,切实帮助基层法院加快科技强院步伐,切实帮助基层法院加强法官培训,在服务基层、服务审判一线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极大改善了基层法院、法庭的办案条件。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