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北京检察院举报中心运作内幕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6-28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大楼一层,144室。   这是个特殊的地方,不到40平方米的空间却是一般人的“禁区”,只有几名在这里工作的检察官被允许进出这间办公室。   因为,在这间办公室内,存储着大量来自群众的举报线索,也承载着太多来自群众的希望和嘱托———这里就是北京市检察院举报中心分流、处理线索工作间。   正值全国检察机关一年一度的“举报宣传周”期间,记者获准走进了这间“神秘”的144室,见到了忙碌在举报电话、举报网站另一端的检察官们。   作为负责人之一的北京市检察院控告申诉处副处长冯新惠告诉记者,近两年来市检举报中心平均每年接到群众来信和网上举报2400多件,群众来访1200多人次,其中收到的举报线索近2000件。     层层“防火墙” 举报信息保密可“万无一失”     其实,当记者走进北京市检察院举报中心时,看到的景象与之前的想象实在有着很大的差距。这里并没有设置专业的热线接线员,也没有嘈杂的电话铃声和应答对话。乍看上去,这里与普通的办公室没有两样。但是,处于开机状态的3台电脑和时不时响起的12309热线铃声却时刻提醒着记者,这间办公室里“隐藏”着大量的机密。   在举报中心工作的田奕彤告诉记者,举报中心接收举报主要有“信、访、电、网”4种途径,即来信、来访、电话和网络举报。而举报中心的3台电脑是网络和电话举报的重要依托。   3台电脑中,一台与电话自动受理系统相连;另一台电脑则与检察系统内部网络相连。出于保密考虑,这台电脑所装的保密系统相比另外两台电脑更加特殊,即使这台电脑本身瘫痪了,通过其流转和保存的数据仍然安然无恙;第三台电脑是惟一一台与互联网相连的电脑,主要用于收取群众的网络举报,但该电脑不储存任何数据,相关数据暂存于检察院的技术处,且工作人员一周之内就会筛选其中的有效信息转录到内部网电脑中。   田奕彤告诉记者,经过这几台电脑存放的信息,只有举报中心专门负责此项工作的检察官能够看见,即使是检察长,如果不主管举报工作,也无法随便调看。   相比硬件“防线”,软件“防火墙”也毫不逊色。记者感受到,安全原则贯穿了举报信息处理的所有环节。已经是举报中心“老人”的检察官赵志松告诉记者:“举报信息处理的每个环节都设置了‘防火墙’,能够确保信息的万无一失。”   据介绍,对于一条举报信息,举报中心首先对相关信息进行初步审查,确定举报线索的管辖,确属检察院管辖的,则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分流到本院自侦部门或按照级别管辖分流到其他检察机关。若实名举报经核实不属于检察机关核实的,则必须征求举报人的同意,由其选择自行取走相关材料,或由检察机关直接转给有管辖权的部门。   赵志松举例说,假如他在工作中筛选核实了一条副局级领导干部的举报,则必须首先由他自己签署处理意见,再交由部门处长签字,最后由主管检察长审批同意后才能进行分流。    现实需求催生老卡片“下岗”新系统登台     提到检察机关如今受理举报工作的现代化和严谨,已经在控告申诉部门工作了15年的赵志松颇有感慨。   赵志松记得很清楚,检察院刚刚恢复建院那会儿,北京市检察院就坐落在靠近天安门广场的一间小院里,根本没有接待来访的条件。当时接待举报工作的检察官,每天搬个桌子坐在检察院的大门口,专门接待群众,阴天下雨就找武警借把大雨伞。   当时对举报线索的处理都是“一案一卡”,每个举报人的个人信息、被举报人的个人信息以及举报的基本情况都填写在一张卡片上。为了存放这些举报卡片,检察院还专门做了一个很大的卡片柜,按照姓氏部首制作不同的小抽屉,将举报人的卡片插入对应部首的小抽屉。如果案件侦办有了进展,负责的检察官就将该卡片抽取出来,进行补充填写。   “‘一案一卡’时期对举报线索的保密也非常重视,举报线索的处理流程并不比现在简单。但是,随着卡片积累得越来越多,如何保存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赵志松回忆说,到了“卡片时代”后期,很多卡片已经开始出现发黄、变质的问题,而且小小一张卡片存储的信息量实在非常有限,每当人员发生变动时,总是给工作的衔接造成困难。   赵志松还清楚地记得,当他刚刚接手举报申诉工作时,老同志都已经退休了,又刚好赶上很多历史老案的当事人来检察院查询案件。可是,通过小小的一张卡片,根本无法得到太多有效的信息。无奈,只能让这些群众重新提供材料,重新办理手续,重来一遍,结果造成一些人对检察院工作的不满。   到2000年,检察院就开始使用举报线索受理系统,利用电脑记录有关的举报信息。2003年,功能更为强大的检察机关信息管理系统开发完成,它不仅具备了记录的功能,而且实现了全市检察院的联网,举报信息也终于可以通过内部专网进行分流;2007年,最新的信息系统投入使用,具有了更强大的办公和保密功能。    理解尚存误区基本信息不清检察官无奈     对于群众举报最担心的泄密问题,举报中心的所有检察官们都信心满满:“依靠现有的制度设计,只要不是人为故意泄密,保证举报线索的绝对安全我们完全能够做到。”   但是,让举报群众放心并不能了却举报中心检察官们的全部心病。“现在最让我们困惑的问题就是一些群众对于检察院的职能还存在误解,现象举报太多了。”冯新惠说到这个问题时,表情显得非常无奈。   何谓“现象举报”?赵志松举了个形象的例子:“假设我接到这样一个举报。举报人称,其所在的一家工厂对会议室进行了重新装修,为此花费了50万元工程款。举报人称,所有人都说这个会议室的装修档次看着不高,也就是40万元不到的标准,另外10万元肯定被厂领导贪污了。可是这种单纯推断式的举报,检察机关根本无从管辖。”   除此之外,赵志松还提到,有举报人会向举报中心举报某某领导生活腐败等问题,但事实上这种现象如果不涉及犯罪,检察机关也是无法管辖的。   “群众对于检察机关职能的误解还表现在对检察机关过高的期望值上。”冯新惠对记者说,很多举报人总认为,检察机关的权力非常大,自己提供了线索,检察机关就应该立刻进行彻底的调查。可实际上,在检察机关确定被举报人确实涉嫌犯罪之前,被举报人也同样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检察机关不可能在没有掌握基础证据之前就大张旗鼓地查个天翻地覆。   “当然,向检察机关举报也不像某些群众认为的那么复杂,非得情节多么严重,涉案金额多么巨大。其实,检察机关需要的只是一个明确的侦办案件的方向。”冯新惠说,“即使举报的是一件标的只有5000元的小事,只要能够说明白事情的关键内容,例如‘什么人、什么时间,在什么事件过程中贪污了什么钱,举报人掌握有哪些证据’等基本信息,检察机关就会依法立案。而一件大案很可能就在查处这件5000元的小案中被挖出来。”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