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何妨将信息的原始状态呈现给公众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5-25
     杭州飙车案发生之后,交警部门在通报中的“70码”说法遭到了网民的强烈质疑,“欺实马”也立刻成为网络的一个饱含奚落的流行语。杭州警方也为此道歉,承认这一说法“不严谨、不妥当”。这让我立刻联想到广州市公安局对珠江医院副教授尹方明枪击案的通报,哈尔滨市公安局对六名警察打死人一案的通报,这些都曾引起过媒体、网民与公众的议论纷纷。我也感触颇多。   对于公众、社会关注的事件或者案件,政府有关部门能够迅速回应,通过新闻发布、通报等形式尽快向社会公布有关情况以及处理进程,这显然是值得称赞的。那么,网民质疑的“70码”究竟是警方有意“放水”,为当事人遮掩什么?还是警方应对媒体的技巧不够娴熟?在我看来,这里实际上涉及到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六条的认识与把握。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六条规定:“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准确地公开政府信息。”我记得当时在立法起草讨论时,有些学者曾对此提出异议,认为行政机关实际上无法做到公开的信息是及时、真实与准确无误的,因为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无法保证其获得的信息就是真实、准确的,怎么能够苛求其公开的信息就必须是真实、准确的呢?我的看法是,信息的真实、准确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信息状态的原始性。行政机关必须将其获得的信息,以原始的状态呈现给公众或申请人,不得随意加工、虚构。换句话说,行政机关当时是怎么获得这个信息的,就将这个信息不做任何修饰地、原封不动地提供给申请人。二是指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与可靠性,这就需要对所获得的信息进行仔细的鉴别、拷问与核实。前者是必须做到的,但是,要做到后者比较困难,因此,这只可能是一种期许,是要求行政机关要努力达到的目标。   假如在杭州飚车案中,由于在案发次日无法获得鉴定结论,警方在通报中就直接说明信息来源,将获得信息的原始状态呈现给公众,比如,“据飚车者陈述,当时车速是‘70码’,对此,我们正在委托专家进行鉴定”,而案件又在调查之中,技术鉴定尚需时间,那么,网民又怎么可能对此说法发难呢?显然杭州警方应对媒体的技巧不够娴熟。所以,我更愿意从今后改进政府信息公开的角度提出这样的善意批评。   作者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公法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