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湖北农民连杀六人案二审 陈诉杀人理由五花八门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4-04
     此前,张金富一审被荆门中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案发 清晨的村湾突然血腥   检方指控,41岁的张金富因生活琐事特别是借钱不还等与同村邻里不和。他将自己生活不顺归咎于村民不同情,对邻里产生仇恨心理。   2008年8月2日凌晨,张金富带上斧头、镰刀等出门,寻机杀人发泄。早晨7时30分许,张金富来到张运先家,将50多岁的张运先、邓必秀夫妇砍死。随后,张金富用钎担和铁锹捅刺或击打张国良、张国安、邓宝伢、张天天,致4人死亡,又将许立珍打成重伤。当地警方在村民协助下,将准备逃离现场的张金富抓获。   ■庭审 是否精神病发中杀人   昨日庭上,控辩双方争论焦点围绕在张金富犯罪时是否处于精神病发病状态,而这也成为对张金富量刑的关键所在。   案件一审中,省人民医院出具鉴定结论:张金富患精神分裂症,属部分(限定)责任能力。荆州市复员退伍军人精神病医院病例诊断资料也证实,张金富1994年11月曾入院治疗,经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   据悉,一审宣判后,张金富本人未提出上诉。其监护人、长兄张高文提出上诉,继续以张金富患有精神病为由,请法院减轻量刑。张高文说,10多年前,张金富曾外出打工被人殴打,回老家后就出现精神不正常现象。家里曾多次将其送到沙市和沙洋治疗。张金富在案发前几天,曾出现烦躁不安、整夜不睡等反常现象。   检方出具十多位村民证言,证实张金富多年来,特别是案发前并未出现精神不正常现象。   ■陈述 竟称杀人“不后悔”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张金富故意杀人致6人死亡1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极其严重。虽然他是限制责任能力人,有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但根据其犯罪事实、犯罪手段和情节,不宜从轻或减轻处罚。   昨日二审,审判长表示,将把合议庭结果报省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后,择日宣判。   在最后陈述阶段,当审判长问张金富是否对犯罪行为后悔时,张金富竟然表示“不后悔”,而其提出的要求是“号子里过不惯,不舒服”,引得旁听席上一阵哗然。长江日报   张金富:爱赌好嫖种下杀戮恶念   记者李锐 通讯员许多   在徐杨村七组,提起张金富,几乎遇到的所有人都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他是个地痞无赖,好吃懒做、爱赌好嫖,湾子里所有人都被他借过钱,还的很少。”   张金富今年41岁,只有小学文化的他以前是村里的能人。据村民介绍,张金富的木工做得很好,还会开拖拉机、捕鱼,赚的钱不少,但因爱赌如命,加之好色,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3年前的一次意外也许是改变张金富人生的转折。一天,张金富做好一副棺材,放在拖拉机上给人送货。回来时前轮爆胎,妻子被甩下拖拉机,后轮从其脖子上轧过,经抢救无效死亡。   与妻子感情不错的张金富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妻子,从此陷入深深自责。村民马兰香说,张金富经常去亡妻坟前,一坐就是几小时。   妻子死后,张金富开始放浪形骸,经常在外嫖宿,还爱在湾子里调戏妇女。他酷爱麻将,经常输钱,频频找村民借钱。“到现在还差我500元没还。”村民曾琴香说。   由于经常借钱不还,村里人不再愿意借钱给他。而张金富却认为大家都对他太没感情,怀恨在心。这也许是导致其最终大开杀戒的原因。   对于张金富精神不正常的说法,村民异口同声反对。张长喜说:“这么多年,唯一听说有点反常的是他拿镰刀把自己手腕割伤了,但这也许是干活不小心。”   记者走进张金富位于新湾子的屋子,门上挂着“福彩安居工程”牌子,据说是去年政府考虑其是特困户送给他的。今年大年初一晚上因电路起火,屋内好多地方烧黑。记者在一间房内看到,有下水用的连体套衣、磅秤、农药瓶等,说明张金富还有些技能。另一间屋内,地上有一个可能是张金富亡妻遗照的相框。屋子虽破败,但相框还显得很干净。   据了解,张金富去年8月2日凌晨曾在新湾子闹腾一夜,多次寻机未遂后,清晨返回老湾子血腥屠戮。   一场血案,5个破碎的家———   村民痛诉张金富杀人惨案   又是一年清明时。昨日,记者从京山县城驱车60余公里,来到罗店镇徐杨村七组,寻访抚慰张金富杀人案被害人亲属,听村民讲述那个恐怖的清晨。   公公和幺叔惨遭毒手   大约1小时车程,记者来到七组的村头,看到一位妇人抱着小孩,家门上贴着哀思亲人的白对联。   这名妇女叫曾琴香,今年53岁。她说:“我公公张国安和幺叔张国良都是被他杀的。”   她说,现在这个湾子是七组的新湾子,老湾子还在前面1里多处,张金富是在老湾子里杀的人。   “8月2号凌晨4点多,他来敲我家门,我没有开。要不然我和丈夫,还有媳妇和孙子估计都被他杀了。”   连杀6人,破碎5个家   我们来到老湾子,正碰上挑水回来的张银松,当天正是他跑到新湾子找村委会会计报的警。   张银松说,去年8月2日早上9时左右,他从街上卖菜回来,听到篾匠张汉唐大喊:“杀人了!”一问,才知道村民许立珍和8岁儿子张天天在家中被害。张银松赶紧跑去村会计家报警。   张银松讲述了案发经过。当天早上7时30分左右,村民张运先和老婆邓必秀卖菜回家,两个馍馍还放在门口没吃。邓必秀去门前上厕所,突然,老屋在邓家隔壁的张金富提着斧头过来,将邓必秀砍死在厕所里。张运先闻声赶来,也被砍倒在地。   张运先80岁的失明老母邓宝伢摸出门来,被穷凶极恶的张金富杀死。   随后,张金富又窜到村民张国安家,用钎担将其捅死。刚刚放牛回来的弟弟张国良上去揪住张金富扭打,也被张金富捅死。凶残的张金富还从老房中拿来柴油,淋在张国良身上点燃。   杀死5人后,张金富又跑到许立珍家,用铁锹将许立珍打成重伤,将其8岁儿子张天天打死。   6条人命、4个家庭被张金富毁掉。张金富的妻子3年前去世,其17岁的儿子、15岁的女儿也将面临又失去父亲的悲剧。   村支书一行随后在府水河边发现了张金富,责问杀人事件。张金富竟然没事似的承认:“是我干的。”   派出所民警赶到后,将张金富扭送公安机关。长江日报 去年8月2日,京山县罗店镇徐杨村村民张金富,持凶器将6名村民杀死并致1人重伤。经鉴定,张金富患精神分裂症,属部分(限定)责任能力。今年2月,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金富死刑。张金富不服提起上诉(本报曾报道)。   ● 庭审现场   “四个没有”全盘认罪   昨日上午9时10分,张金富被法警押上法庭时,佝偻着腰面无表情。面对审判长的询问,张金富表示在接到一审判决书时,没有提出上诉,而是哥哥张高文提出上诉的。   庭审中,审判长问张金富是否需要申请回避,张金富说“没有什么好回避的。”对于一审认定的事实,张金富说“没有多大疑问。”在自我辩护时,张金富称“没有什么可辩护的,事实都很清楚。”在最后陈述阶段,张金富说“没有什么要说的,我不后悔。”   杀人理由五花八门   庭审中,检察员宣读了张金富案发后的供述,其中包括他杀人的动机。   张金富说,张运先妻子邓必秀到处说他吃喝嫖赌,同时想到自己过得不好,于是杀了张运先和邓必秀夫妇。而邓宝伢,张金富称是因她拿个扇子在摇,还经常说其母亲,就将其杀害。“许立珍和我去世的老婆长得像,我就将她杀死了”。张金富说,他看这些人都“不顺眼”、“不舒服”,所以要杀人。   ● 庭审焦点   “患精神分裂”是否从轻处罚   案发后,省人民医院出具鉴定结论,称张金富患精神分裂症,属部分(限定)责任能力。荆州市复员退伍军人精神病医院病例诊断资料也证实,张金富1994年11月曾入院治疗,经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   一审法院认为,张金富故意杀人致6人死亡1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极其严重。虽然他是限制责任能力人,有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但根据其犯罪事实、犯罪手段和情节,不宜从轻或减轻判决。   昨日,张金富的监护人张高文称,张金富患有精神病,希望法院从轻量刑。张金富的辩护人也表示,张金富在作案时,精神是处于正常状态还是难以控制,没有证据证明,因此判处死刑不妥。   检察员当即反驳,张金富作案手段残忍后果严重,按照刑法规定,限制行为能力人触犯刑律,可以从轻处罚,但不是必须从轻处罚。   死者家属:希望严惩凶手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罗店镇徐杨村七组。一位妇女抹着泪水,抱着一孩子迎了上来。她叫曾翠香,她的公公张国安和幺爷张国良遇害。她说,自公公和幺爷走后,一家人再也没有开心过。4天前,一家人到已长了草的两座坟处,烧纸钱祭奠永别的亲人。   受害人许立珍的家,悄无声息。据村民们说:“自己受重伤,儿子永别,将这个女人彻底击垮,因忍受不了睹物伤怀,所以她选择到外地打工。”   昨日,张国安的儿子张长东向记者表示,他们4家受害者曾向法院递交了41万余元的民事赔偿诉状,但由于错过了时间未被受理,他希望张金富受到严惩。   张金富哥哥:这个事很残忍很痛心   由于张金富被鉴定患有精神分裂症,属部分(限定)责任能力,而张金富的大哥张高文,也成了张金富的监护人。   张高文介绍,10多年前张金富在外被人打伤,回来后在沙市和沙洋的医院医治过,2006年就治得差不多了,但是他老婆的去世对他影响很大。   “他的心肠好,他借钱拖的时间长但不是不还。”张高文说,对于弟弟这种行为,他表示很痛心。“说实话,他做这个事比较残忍。”   ● 凶手其人   常向村民借钱   罗店镇徐杨村七组的张培杰老人说,在作案前几天,张金富曾到他家来借钱遭到拒绝。去年8月2日凌晨,张金富曾到他家踢门闹了半夜,但未敢破门而入。张培杰透露,张金富曾多次向村民借钱,如果对方不借,张金富就会记恨在心。   死者张国安的儿媳曾翠香也证实了张培杰的说法。“他曾多次来我们家借钱,每次都说去打麻将,借的500块钱到现在还没有还。”另一位村民称,村里人张金富几乎借遍了。   妻子去世成转折   村民们介绍,现年41岁的张金富原本聪明能干,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双可爱的儿女。1998年,张金富的妻子外出打工,他一人在家耕种并做木工,还开拖拉机和养鱼。但是,一起车祸让张金富的家庭发生了改变。   2006年10月28日,张金富和妻子开拖拉机给人送棺材返回时,拖拉机前胎爆裂,车厢翻倒将妻子轧死。失去伴侣的张金富,家境、品性都变差了。由于家庭困难,政府还曾帮他维修了快垮塌的房屋,并把他纳入低保。   昨日,记者看到了张金富家破陋的房屋:一扇木门被卸掉悬着半边,一扇窗户空着,窗台上还有火烧过的痕迹,桌子上堆满了灰尘,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倒在堂屋里,曾经的卧室里满是瓦砾,其妻子的遗像安静地躺在角落里。   据村民们称,今年大年初一晚上,该房屋曾莫名失火。长江商报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