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山西村民卖血死引封口费事件 官方称未公布结论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4-04
      3月18日,卫生部联合山西省卫生厅派出调查组调查此事。8天后,也就是3月26日,一篇题为《卫生部门通报曲沃康宝单采血浆站调查结果》的文章被各大网站转载,作者为新华网记者刘翔霄。   吊诡的是,山西省卫生厅否认对此事作过通报。今天,山西省卫生厅新闻办公室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调查结论尚未作出,更未授权任何媒体刊登。   是记者敲诈,还是宣传部副部长行贿?   3月17日,香港《大公报》发表了一篇报道《晋血站问题多卖血农离奇亡》,署名为记者李鹏、实习记者曲子荣。报道称,今年46岁的山西省翼城县农民李建军在春节前一周死亡,家属称其在曲沃康宝单采血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宝公司”)连续卖过3次血浆。李建军的主治医生孔国防指出,造成李建军死亡的是败血症、胸部积水导致呼吸系统衰竭。   报道被海内外新闻媒体和网站广为转载。3月22日,《对香港大公报“晋血站问题多卖血农离奇亡”报道的回应》一文出现在天涯网上,称“大公报记者李鹏、晋瑛联手进行敲诈,不成后对曲沃康宝单采血浆有限公司进行了诬陷和不实报道。”   帖子称,2009年3月5日,曲沃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建先转交给康宝公司负责人张江波一份传真,题目为《曲沃康宝降低标准采血浆甚忧》,一共4页。这份稿件是大公报记者晋瑛发来的,让王建先联系商量是否见报一事,若不想见报,需要在大公报做广告。   帖子中还有晋瑛的名片扫描图,以及晋瑛给王建先的3条短信:“一个版十万元,让他和站上谈(指《大公报》山西记者站——记者注)”;“三个版”;“大公报和民主与法制时报一起发”。   文章还直指报道没有证据证明李建军之死、接受采访的农民得病与献血浆有任何确定的因果关系。   3月28日,同一个网友又发帖《〈山西血站问题多卖血农离奇亡〉是怎样出笼的?》,该帖内容也出现在康宝公司的网站上,讲述了更多当时的细节。   文章称,“收到传真稿件和短信的这位负责同志,当即与公司经理张江波商量如何处理此事。张江波看到稿件中所列事实与公司现状完全不符,而且稿件是在没有采访公司任何人的情况下写成的,其敲诈是真,要钱是真,所以断然拒绝了晋瑛要30万元版面费便不发稿的要求。见血站不接受敲诈条件,晋瑛又降低了"标准",称"可以将三个版面减至一个版面,给10万元就行。"”   3月31日,大公网上发布了《大公报山西办事处严正声明》,称“去年,在揭露山西记者收取"封口费"事件中,我报一直走在同行的前列,我们有理由相信我报记者不会收取所谓的"封口费"。”   声明称,“针对某些人和某些网站别有用心,有目的地截取我报记者晋瑛和曲沃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通讯组组长王建先的短信交谈记录,对我报记者进行污蔑的行为,我们深表愤慨。为正视听,我们决定公布晋瑛和王建先进行短信交谈的完整记录,相信大家看完后自会明白其中原委。”   声明也附上短信截图,称曲沃宣传部副部长王建先要求审稿,贿赂记者遭到拒绝后,王建先开始“加码”;“小弟再叫他出一个算了,请考虑”;贿赂无效,王建先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发了对方一块钱也不会出,你图个啥,请考虑”;声明还称王建先作为说客,拿了对方的“封口费”:“你看吧,如果不行我把钱给人家。”   4月2日,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联系大公报山西办事处新闻部主任王宽义,王称前段时间请假,“没参与此事”,对此事采访及发表过程不知情。王确认晋瑛系该处记者,去年从民主与法制时报调来。   记者随即联系曲沃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建先,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宣传部的电话则长期处于占线状态。    “卫生部门通报”是真是假?   3月26日,新华网山西频道上出现一篇署名“新华网记者刘翔霄”的文章《卫生部通报曲沃康宝单采血浆站调查结果》,称卫生部与山西省卫生厅组成7人联合调查组,就《晋血站问题多卖血农离奇亡》报道情况赴当地进行了调查核实。“经卫生部门调查核实,媒体有关报道与事实不相符。”   新华网文章称,这些信息是从“山西省卫生厅”了解到的,但没有具体指明卫生厅哪个部门、哪个人。文章通篇用“卫生部门调查结论表明”、“卫生部调查组结论称”展开叙述,详细列出了《晋血站问题多卖血农离奇亡》一文的多处失实。   而《大公报》山西办事处在声明中指出,“某些网站上出现一篇盗用卫生部调查组名义杜撰的不实报道,混淆视听。实际上,在稿件刊发前,我办已将调查采访的情况知会山西省有关部门,有关部门责成山西省卫生厅进行深入调查。截至目前,山西省卫生厅并未向有关部门上报调查结果,我办也未接到这方面的信息”。   今天,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卫生部新闻办,卫生部称此事主要由山西省卫生厅负责发布,并告诉记者有关人员电话。记者随即联系山西省卫生厅,工作人员称安卓此事的调查结论会在卫生厅官方网站发布,此前的任何所谓的调查结论“都不一定是从我们这儿出去的,我们也没有授权任何人发布”。   记者又致电新华网山西频道,一位被称为总编室“高主任”的负责人称,“前段时间出差了”,对曲沃血站一事“不知道”,但“可以保证我们记者一定是采访了权威的人,我们有严格的纪律,记者不可能根据道听途说发表一篇报道”。   对于记者所说卫生厅否认发布调查结论一事,高主任称,刘翔霄应该是通过内部渠道获得的消息,“他既然发这个报道,肯定有他的渠道”。   对于大公报在声明中称某些网站“盗用卫生部调查组名义”,高称如果大公报和卫生厅跟他们直接交涉,他们会出面回应。“目前只是有些媒体来打听,那我们可以说我们各自的采访渠道不同,你们可以根据你们采访卫生厅的结果发你们的稿子。”   截至记者发稿前,山西省卫生厅官方网站没有出现任何安卓曲沃血站的内容。(王俊秀)    (来源:中国青年报)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